“小镇做题家”这个词火了,一般说的是那些出身小城,擅长应试,进而通过高考跻身知名大学。可是在此之后,不少人却发现人生的走向越来越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对生活越来越失望,于是聚集在豆瓣小组里互相慰藉,或者成立了“985废物引进计划”。

一般用来描述高分低能那些人,或者当初分数很高,越混越矬的人。

不过用“高分低能”来直接解释实在是太廉价了,就我个人所见,能力这玩意是流动的,太多人三十多岁也一文不名,然后突然间就牛逼的不行了;也有人毕业前几年甩同学好几条街,越往后越矬,到最后不能看了。

而且这些年也目睹太多身居高位的猪,能力和水平都非常差,既不高分,也不高能,但依旧混得很好,而且这类人还不少。

还有不少人性格内向,按理说是“性格弱点”了,可是现实世界里这类人当中的牛逼人越来越多,且不说科技行业里内向型的人才天生有优势,我还见过几个顶级销售和私募基金经理也是内向型的。

所以说吧,也不能一概而论,咱们应该聊聊对人影响最大的因素。

我玩《文明》的时候,就有个感触,出生点位就决定了后续很多的发展方向和风格,我们看历史的时候也明显有这种感觉,资源禀赋,交通情况,粮食产能等等,这些因素直接决定你后续该怎么发展。

港口城市比如上海,沉寂千年但是一旦北美贸易兴起,他也就直接上位了;香港处在广州港的外延,天生差不到哪;处在红海和地中海中间的苏伊士,没修运河那会儿就已经很繁忙了。哪怕很多城市处在沙漠里,但是如果它正好位于交通要道上,照样能混得很不错,甩其他城市一大圈。

人也是一样的,出生家庭影响后续发展这事就不多说了,事实上每个人一生中有好几次重新选择点位。

差不多背景的人,处在不同的位置,完全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。咱们这里说的不是那种生下来是富二代,所以前途一片光明,而是说,相同的一个人,处在小城市和大城市结果完全不一样,相同城市里,去私企和去当公务员也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,位置对人的影响超过我们自己的想象。

“位置”不仅影响前途,而且影响想法和观念,甚至生活态度也跟着变,我们经常说的“富人思维”和“穷人思维”,有一部分确实是富人们的观念牛逼,还有一部分完全就是他成为富人后,自觉地那么思考。

如果把人分成以下四种:

S:最顶级高手;
A:正常高手;
B:普通人;
C:脑子不正常的人。

我有个感触,S级只要环境相对公平竞争,就是牛逼人,比如李彦宏在美国已经过上了富裕生活,后来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回国创业,百度现在给人的感觉很尴尬,跟BAT当中另外两个没法比,不过我毕业那会儿百度绝对是非常牛逼的存在。如果他一直待在美国,当然没法跟现在比,但是在那边做社畜也能混得非常好。

再比如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清华姚班毕业生,他就算不去谷歌,也能通过业余搞点事轻松月入五万,他就是S级的,学啥都很快,基本干啥都能混得比正常人强。

但是绝大部分人属于A或者B,而A和B是互相转换的。

因为这两种人之间差距并不大,一个正常人,被安排到一个高挑战高压力的环境中,不断被指派舒适区以外的工作,持续几个月不明显,如果持续几年,能顶得住的话,这个人会强悍到难以想象。有些人才智平庸,但是考上了985,也是在高中阶段找对办法稍微PUSH一下,潜力爆发,B变成了A。

相反,如果一个人,本来很牛逼,名校毕业,各项成绩好的不得了,前途无量,毕业后被安排去天天填表格打扫卫生,如果他自己不想着改变,几年下来也只能算个“填表达人”。

再举个例子,如果一个孩子大学英语八级,毕业后再也没咋用,不要怀疑,十来年后跟个高中生也差不多。

而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福建人,跑到国外十来年,如果他不是躲在唐人街或者法拉盛不出来,他的英语水平要完爆当初的八级高手,相比于大学,环境对人的塑造更持久更有决定性。

而且是环境改变人的思维,思维会进一步改变境遇,反过来再改变思维。

我当年入职我们公司的时候,碰到一个哥们,他北航毕业后回到老家,进入了当地的联通。当时这个选择还是很让人羡慕的,毕竟从此有编制了。不过此后的几年跟一场噩梦似的,公司利润在下降,部门里的人为了一丁点肉丝抢得死去活来,一个小部门五个人还分成三派,三年间工资不但没涨,还在降,最后忍无可忍,三十岁终于决定北漂,用他自己的话,反正生活不可能更糟糕了,为啥不冒一步险呢。

相比较而言,北上深的天花板直插天际,大家也没空窝里斗,每个人都活在极度焦虑中,就像每年都要高考一样不断往出榨自己的潜力。

但是这地方又是一个接一个的圈,“环境”对人的影响也在这里,你自己单打独斗到最后也有个上限,你需要依赖别人提拔你、对你赋能,你也需要搭别人的快车,事实上我们一般说的“环境”,就是周围的各种人对你的影响。

我看脉脉上不少人在那里抱怨自己的领导就是一头猪,不知道这头猪怎么混到百万年薪去的。

这种情况不排除这个员工没领会到自己领导的真正能力,不过也可能是他领导确实是头猪,只是加入得早,正好碰上公司大爆发,项目组变成部门,部门升级成产品线,当初那个项目组的人全成了产品线骨干,猪也被吹了起来。

而且这些猪一个个地位无比坚定,因为就算他们是猪,只要不犯错,他们当初的老领导也会护着他们,因为领导也需要多年追随自己的坚定支持者。

大家一定要有个常识,越下层越是自由竞争,讲的是规则,越往上,越是熟人社会。甚至打个王者荣耀,他们顶级段位那些人互相也都认识,因为段位越高人越少,越容易变成熟人社会。他们互相之间的关系不只是同事或者生意伙伴,更是多次博弈后衍生出来的“熟人关系”。

有点像你去办点什么事,需要先预约,写申请,等审批。但是如果你的段位很高,对方的领导跟你很熟,或者想跟你很熟,可能这些事都免掉了,直接把相关责任人推给你,一个礼拜的流程可能半个小时就解决了。由小及大,可能别人需要几年才能搞定的事,在一些大佬那里也就分分钟的事,只要他愿意出手。

“马太效应”也是这样发挥效果的,你能力越强,帮你的人能力也越强,到最后是指数倍的强。

如果你不幸加入了一个倒霉的不断收缩下沉的部门,或者下沉的圈,整体而言,你最好的结局也不会更好。

总说这个社会是“圈层结构”,却一直没人说清楚到底怎么个圈层。我大概画了下,下边这样的,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圈层中,高考可以帮你破第一个层,但是接下来的层却需要通过“圈”来破。圈又分成好几种,有的圈本身天花板就很低,它的上限都没法破层,更别说带着你破了。
2.png

上图就是典型的“圈层结构”,每个人既在圈里,又在层里,有的圈是跨层的,有的圈上限却很低。

个人奋斗往往在这些圈层里才有意义,或者说这些圈层能放大你的努力。

很多小镇做题家其实就是通过高考破了第一层,接下来该怎么搞彻底懵逼了,如果你没进入“破层圈”,上限也就定了。如果不调整,一辈子也就看到了头。

更重要的是,太多的人明知道自己的舒适区上升空间不大,想破局首先得思考破圈,但是因为舒适区问题,一直不敢去做。

我自己作为一个资深做题家,最懂那种感觉,最想通过“做题”这种熟悉的操作解决所有问题,但是如果不懂“破局先破圈”,那最后也是耗子踩滚轮。

6.jpg

不仅如此,小镇做题家们最痛苦的事就是自己作为当初突出重围的那一批人,大家都充满狼性,自己选择出错,人生进入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,恰好每个人身边都有几只狼成功突围,他们的存在就在天天不断虐剩下的人。

大部分人可以对马云的成功平常心对待,但是很少有人能对大学室友发家致富熟视无睹。

当然这些突围的狼倒也不是故意想虐其他人,只是有些人的存在就是对别人的虐待,如果其他人能以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事,那也还好,最怕一直不服,自己又没上去,那人生简直掉坑了。

在《绝命毒师》最后一季设置了一个剧情,老白按理说可以赚500万光荣退休,从此安享晚年。但是他不甘心,因为他年轻时候退出了一个科技公司,那个公司如今市值几十亿,那个公司的存在就是对他的无限伤害,所以他想把制毒贩毒事业做大做强,恨不得去纳斯达克上市,最后的结果就是制毒遭反噬,家破人亡。

所以说小镇做题家的痛苦,其实主要是他们曾经也是狼,只是后来因缘际会,进入了一个静态通道,向上爬不动,陷入了无助和痛苦。

说到这里,大家也明白了,高考这个游戏跟参加工作后的游戏机制不太一样。

高考更加单元化一些,你只要凑齐那么几个装备,就可以打到一个大BOSS,拿到奖品。

参加工作后,游戏规则变得越来越古怪,甚至并没有明确的关卡和BOSS,你不可能像高中一样,通过看书这一个动作就取得最后的胜利。你需要摊上相对上升的行业,赏识你的领导,不错的运气,领导自己还得有能力,毕竟他能爬上去才能把你给带上去,而且你自己能力还得很强,有足够的积累,把这些凑齐了,才能每隔一段时间闯一次关。

如果凑不齐,甚至连闯关的机会都没。不少人的痛苦就在这里,毕业后闯关的标准似乎变得琢磨不定,莫名其妙几年过去了,当初远远不如自己的人已经风生水起,自己还在原地。

说了这么多,大家应该也有感觉了。那些爬得动的,基本是这么几种:

1、有意无意加入了一个牛逼的圈,然后通过这个圈进入到下一个圈;
2、行业在暴涨,行业里的一部分人也跟着上去了;
3、运气特别好。

此外还有一种可能,有些人有特殊的天赋,这里说的特殊天赋,不特指物理和数学,这里说的比较多元,包括当主播,哗众取宠,讲段子,事实上我这些年的一种感受,你通过上班往上爬,或者创业往上爬,发展得会非常缓慢,慢慢才能成为富人或者牛逼人,而那些具有哗众取宠特质的人可能就在短短一两年的事。

当然了,这不是“时代的悲哀”,这只是成熟社会的特点,成熟社会里娱乐性质的职业爆发会非常快,只是想发达的人多,真能发达的人少。美国那边年轻人普遍的梦想也不是去NASA当科学家,他们普遍希望去当歌星或者橄榄球明星,因为那两样是爆发最快的。

也有一些人天赋其实一般,但是对某件事充满了独特的热爱,如果有机会,这种人也能向上突破一次。

热不热爱一件事非常明显,就看能不能不赚钱还全身心投入,如果可以,那就是热爱,如果喜欢的这件事正好能在市场上找到买家,你也很容易飞黄腾达。比如类似爱下象棋这类找不到观众和买家的爱好,就很难致富,因为用户群太小。但是如果你打游戏别人爱看,那你也可以成为月入百万的游戏主播。

这个意义上讲,大部分时候并没有“高分低能”这一回事,只是有人前期不错,不小心进入了不适合自己的赛道,或者整个赛道都是下行的,那里边的人也掉坑了。也可能赛道没问题,恰好碰上了差劲领导,没法把自己捞上去,甚至领导自己都没爬上去,一起悲剧了。

尾声

文章的最后,我也希望能给出每个人一个好的建议,不过并没有,每个人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入了自己编织的困局,也要自己想办法走出来。

面对不利处境,我们一反思就能明白,当初其实有过机会,只是当时被恐惧控制,选择了在舒适区待着,越选路越少。想清楚了这些不会让我们的现状立刻好起来,不过可以避免我们今后路越走越窄。

小镇做题家们脑子基本没有差的,但是普遍偏保守,渴望稳定,渴望确定性,这种选择方式没啥错,只是如果你目的是稳定和确定性,大概率会获得一个稳定而且确定的结果,也没啥好说的。

转自微信公众号:九边
文章链接

Q.E.D.


大力出奇迹